三天两夜的维也纳:没有茜茜公主的宫殿不是好基础奶馅类

2019-10-25
维也纳是一个很老的城市,公车1小时之内的范围撑起了哈布斯堡家族600多年的历史。但看似严谨、压抑的中欧人,又是闷骚的典型,他们让当代艺术换了个玩法。在博物馆区的现代艺术...

  

三天两夜的维也纳:没有茜茜公主的宫殿不是好的甜品铺

  维也纳是一个很“老”的城市,公车1小时之内的范围撑起了哈布斯堡家族600多年的历史。但看似严谨、压抑的中欧人,又是闷骚的典型,他们让当代艺术“换了个玩法”。在博物馆区的现代艺术博物馆(MUMOK)和分离派美术馆是其中搞事情的专家。如果只选一个,可能MUMOK略胜一筹。

  走出宫殿,花园另一侧的“凯旋门”上可以俯瞰城市全景,花园里喷泉涌动。如果细心,会发现这里的小动物园是“世界之最”,建于1752年的动物园是世界第一家动物园。美泉宫外的花园才是奥地利秋天给每一位旅行者最好的礼物。

  如果不是“吃货”,Palmenhaus也绝对值得尝试,因为它位于奥地利的“城堡花园”旁边,维也纳绝对的市中心,距离霍夫堡宫、国家歌剧院等地都是10分钟的距离,甚至可以遥望大家排队合影的“莫扎特雕像”。

  如果狗狗可以随便跑?坦白来说,在这个城市里选择酒吧,最初真的是被这个名字吸引。If dogs run free,then why not we? 鲍勃迪伦的这首歌就是店名的灵感来源。确实,喝酒的快乐不就是为了暂时可以放下自己,说不敢说的话,做不敢做的事吗?

  摩天轮几乎承包了整个城市的浪漫符号,夜晚亮起的点点灯光,俯瞰城市全景。在电影《日出之前》中,杰西和赛琳娜不自觉的亲吻了彼此,一吻定情深。不过普拉特游乐场也不是普通的摩天轮,甚至有人叫它“维也纳摩天轮”。它建于1897年,曾经是世界上最高的摩天轮。100多年来见证了维也纳的城市变迁,虽然现在它的光芒早已不复从前,24小时营业,但也是游客看日出、看日落、拍夜景、数星星的天然影棚。

  相比市中心霍夫堡奢华的装饰,美泉宫清新脱俗了许多。它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夏宫,奥地利的“颐和园”,规模仅次于法国的凡尔赛宫。1400多个宫殿也是主打茜茜公主的休闲度假风,毕竟巴洛克的奢华才和中欧帝国相配。不过其中也有很多洛可可式的装饰,地中海“小碎花”的风格。

  如果觉得不过瘾,请出门步行 1 分钟进入维也纳金色大厅听一场新年音乐会,或者是走 5 分钟去到当地人的艺术最高殿堂国家歌剧院。毕竟最好的维也纳是住在音乐之中,穿越回 19 世纪,做一天贵族。

  三天两夜的维也纳,有街头听不完的古典音乐,随时响起施特劳斯的《蓝色多瑙河》;有看不完的经典交响演出,《拉德斯基进行曲》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回荡;有找不完茜茜公主的传说or八卦,美泉宫中还留着她的倩影;有寻不尽《日出之前》的故事,赛琳娜和杰西随处留下了浪漫回忆……在维也纳的日子,电影音乐、名人趣事,街角就有惊喜。

  对于中国旅行者来说,金色大厅的仪式感一定胜过音乐厅本身。坦白来说,金色大厅就是维也纳非常普通的一个剧院,无论是规模和在本国的影响力都不及奥地利国家歌剧院。或者说国家歌剧院是欧洲三大歌剧院之一,而金色大厅成为了一个新年音乐会的“专场品牌”。

  但是坐在其中,只需要不到50欧的票价,就可以享受一场“新年音乐会”规格的演出,莫扎特、小约翰·施特劳斯的各种经典曲目,还有《蓝色多瑙河》和《拉德斯基进行曲》收尾。

  【小岛】维也纳是一个有笑有泪的地方,最初决定去维也纳,是因为 ex 的一个心愿,可能有时就是女生的执着,哪怕爱情不再,风景仍在那里。几乎跟着《日落之前》来游维也纳,无名公墓、咖啡馆、唱片店……我们终其一生,只是为了找到灵魂伴侣,并与 ta 相爱。这个 ta 可能是人、物、甚至是某个地方,在某一刹那,你可能会放下全部。

  【浩睿】作为豪华精选品牌中的代表酒店,这是我见过与品牌最契合的酒店没有之一。

  与其说推荐Palmenhaus,不如说我们推荐的是中欧的生活方式。连续N年位列monocle最宜居城市top3的维也纳,当地人喜欢在一片花园中晒着太阳吃早午餐,(在凛冽寒冬之前抓住最后的机会)。而晚餐则是传统的奥地利菜肴,炸猪排、炖牛肉……位于欧洲十字路口的奥地利晚餐也是融合样式,没有德国“猪肘”的油腻,主厨高汤“炖出的牛肉”清新可口。

  欧洲有一些赫赫有名的连锁书店品牌,比如英国的waterstone,牛津学术界的Blackwell,而德语世界里著名的Walther Konig书店的旗舰店就在维也纳博物馆区。继承了博物馆区域“严肃高冷”的风格,这里的书主打艺术设计、时装、摄影、建筑类。在音乐之都,比书籍更吸引人的,一定是这里的艺术专辑,无论是唱片还是传记,这里有数量相当的唱片亟待发现。

  不过令人颇感意外的是,美景宫并不是皇帝宫殿,他是18世纪奥地利著名的军事家、政治家欧根亲王的宫殿,(他虽被封为亲王,但原本是一个法籍士兵),为哈布斯堡家族立下汗马功劳。除了欧根亲王,美景宫还是斐迪南大公的官邸。1914年,斐迪南大公从此出发在萨拉热窝遇刺,从此一战爆发,欧洲进入了另一个时代。

  欧洲人对生死有敬畏之心,公墓有时却成为离名人最近的地方,比如伦敦的海格、巴黎的拉雪兹,和维也纳的中央公墓。它是全欧洲的第二大公墓,有超过250万人的纪念碑。那些在世界音乐史上叱咤风云的人物,身后却做了邻居。这里长眠的人物包括但不限于莫扎特、海顿、贝多芬、舒伯特、施特劳斯……周末的早上来这里走走,担心的不是“鬼吹灯”的故事,伴着不时响起的背景音乐,和偶尔经过的小鹿,一片安逸祥和。他们用自己的方式留在了这个世界上,永垂不朽。

  和周围端庄典雅的博物馆不同,MUMOK黑色的玄武岩大厦,锋利的的棱角在外形上就实力演绎了现代感。美术馆中的展品也集中了奥地利20世纪最重要的艺术作品,特别是激浪艺术和新现实主义的风格,和波普系的艺术作品。如果没有GPS定位,你绝对不会相信你此时在奥地利。

  周五的下午,去喝杯咖啡吧!可以在这里看看报纸聊聊天,吃一餐“好甜”的甜品。在整个“嗜甜”的欧洲,奥地利的蛋糕、巧克力的甜度还是数一数二,沙赫蛋糕里面的杏仁蓉、歌剧蛋糕里厚重的巧克力,要么就是单粒巧克力加酒心。如果你是第一次来奥地利,一定要“冒险”尝试一下这里的甜品,很多经典甜品店,一块蛋糕就撑起100多年的“驰名商标”。

  【小岛】音乐会听到最后,整个人泪流满面。作为“琴童”一名,儿时所有练过的音阶、琶音、练习曲,甚至是一次次登台演出,所有的一切都融化在《蓝色多瑙河》的声波里。88个琴键留下的不只是“哆来咪”的故事,更是一次又一次的重复,在绝望中百炼成钢。非常遗憾,我从来不是一个有音乐天赋的人,但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贯穿了童年生活最好的6年。现在想来,也不是噩梦,只是证明了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”,依旧可以过满级。

  如果说故宫可以代表中国,那么霍夫堡就可以代表奥地利。从1273年至1918年,长达600多年的时间,这里一直都是奥地利皇室哈布斯堡家族的“御用”宫殿。茜茜公主的传说,弗朗茨一世、二世各种故事也都发生在这个恢弘奢华的宫殿中。

  一直觉得,世界上以“优美”为关键词命名的,一个是美国的优胜美地,另一个就是奥地利的美景宫。相比中欧其他宫殿,它确实是艺术的集大成者,地球上最出色的巴洛克皇宫之一,现在是奥地利国家美术馆所在地,除了莫奈、雷诺阿等印象派大师的作品,这里的镇馆之宝是克利姆特的《吻》。

  这应该是专属维也纳音乐之都的记忆,陶希特二手唱片行,被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黑胶唱片行之一,《日出之前》男女主角在这里听come here,暗生情愫。音乐是这个城市的灵魂,这个时代,唱片行已经变成了稀有物种。这家从1948年就开始经营的老店,更多的还是音乐发烧友的情怀寄托。

  我们选择的是Cafe Sperl,作为维也纳经典咖啡馆之一,也是奥地利“必打卡”目的地。这个国家国宝级甜品杏仁巧克力蛋糕(Sperl Torte)就是以这家店的名字命名。留心观察,咖啡馆里的新艺术设计装饰,和1880年开业的时候几乎一样。星转斗移,但这里是一个时间停住的地方。

  而在服务方面,帝国酒店也延续了奥匈帝国王室的规则,特别是超一流的“管家”服务,这里已经不仅仅是可以让人“宾至如归”,而是假装是王室。晚宴时还会乐师现场演奏,宛若当年的圣诞宴会。

  现在宫殿大面积对外开放,从中可以找到哥特式、文艺复兴式、巴洛克式、洛可可式各个时期建筑的精髓。它更像是一个建筑博物馆,当地人称为“城中之城”。不过霍夫堡宫至今还没有退役,现在它是奥地利的官邸,国家的重要外事活动仍然在此举行。

  不过进入其中,你会被它的店铺装饰“吓到”,天花板是多棱镜的形状,让狭小的空间多次折叠,营造了一个“过度”的自由。酒吧的天花板是奥地利著名的设计工作室Tzou Lubroth Architekten设计,而工作室的主创也是这家酒吧的老板之一。在如此环境中,喝什么却便成了不那么重要的事。

  讲述维也纳的电影很多,大部分是中欧民族的英雄气质,而《日出之前》是罕见文青心中的巅峰作品。第一部的故事就发生在维也纳,他们一起去无名公墓、去神秘酒吧、坐摩天轮……探讨文学与艺术。两个惺惺相惜的人,在维也纳的24小时内,留下了电影史的传奇作品。

  有意思的是,茜茜公主和她丈夫弗朗茨·约瑟夫一世的卧室相邻,皇后的宫殿极尽奢华,几乎代表着19世纪最高的室内装饰成就,而约瑟夫一世的卧室却非常低调朴素,书桌上唯一的艺术品就是“家人的画像”,妻子是他的“毕生挚爱”,不过两个人因为截然不同的三观、性格,(茜茜公主爱自由,不喜欢宫廷的繁文缛节,但是约瑟夫皇帝却是勤政的典范),虽然两个人的相遇的开头是“王子与公主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”,但几十年的婚姻还是以悲剧收场。

  作为一个如此有皇室包袱的城市,当代酒店业也走的复古奢华路线,比如其中的典型维也纳帝国酒店。帝国酒店建成于 1873 年。由弗兰茨·约瑟夫(也就是茜茜公主的丈夫)下令修建,最初是 Palais Württemberg 宫。大理石镶嵌装饰的内部,华美的水晶吊灯,还有王室当年装饰的艺术品真迹和当年一样的室内装潢。

1
意大利甜点